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樊輝
     每每想起遠山的那片森林,85歲的周樹老人總會莫名的感動。因為,這片森林承載著他青春的顏色,那一抹永遠的翠綠……
       一
      1956年6月,初夏的大興安嶺山花爛漫。26個精壯漢子從銀阿車站下了火車,就沒有了路,一百多公里的距離,這26個漢子足足走了兩天??柿?,喝幾口河水;餓了,采幾把黃花菜,和好面,做幾鍋面條湯,糊弄一大碗,填飽肚子,倒頭就睡,真可謂是天當被子,地當鋪。
      這一天黃昏,他們終于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甘河。
      搭好帳篷后,天色已晚。滿天的繁星悄然閃亮,一片蛙鳴從遠處傳來,潺潺的甘河水靜悄悄地流淌。
      次日清晨,陣陣鳥鳴聲把他們喚醒。隊長張惠民領著幾名隊員在一片草甸上砸下了一根木樁,上面寫著:甘河林業局。
      這26個精壯漢子來自根河林業局森調隊,他們整建制地開拔到甘河,是為了日后籌建甘河森工局做前期準備,搞三類調查。故事的主人公周樹,就是其中的一員,他的職務是外業組長。
      那時候的甘河,是一片荒無人煙的林海,所到之處盡是一棵棵齊腰粗的大樹。建國初期,祖國建設需要大量的木材,一批又一批熱血男兒懷揣著建設祖國的夢想來到了這片綠色林海,譜寫了屬于那個時代的英雄贊歌。
      這一年秋天,他們邊生產,邊建設。外業調查了3萬多畝林地,蓋了八幢板夾泥土房,生活漸漸地安頓下來。
      1957年4月,他們又轉戰庫中、庫西,區劃調查了100多個小班,為甘河森工局籌備處進駐甘河提供了保障。
      當年6月份,甘河森工局籌備處派出300多人進駐甘河。甘河,從此有了人煙。
      1958年1月,甘河森工局正式掛牌成立。在這個冬天,甘河森工局生產木材近40萬立方米,完成了當年的生產任務。也就是這年的6月,周樹被提任甘河森工局森調隊第二小隊隊長。
      二
      為了爭取時間,周樹和他的第二小隊每天出外業都是早出晚歸。隊員們的腳都磨出了血泡,腰也像斷了一樣疼。周樹的新婚妻子徐鳳芹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一天夜里,鳳芹心疼勸他說:“悠著點兒干吧,不然身體會吃不消的。”周樹看著妻子說:“森工局剛剛成立,我們森調隊員是林業生產的排頭兵,我們必須得干在前面,這樣才不會拖木材生產的后腿。”
      第二天一大早,周樹和隊員們又出發了,望著他們漸漸遠去的背影,鳳芹留下辛酸的眼淚。
      周樹9歲那年和父母從河北撫寧縣來到了王爺廟(烏蘭浩特),1947年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在烏蘭浩特成立。周樹在烏蘭浩特勝利小學上了學,1955年,周樹初中畢業前認識了來自平臺鎮的徐鳳芹。那時候,梳著兩條羊角辮子的鳳芹給青蔥年少的周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初中畢業后,周樹被分配到呼倫貝爾森工局。在呼倫貝爾森工局,周樹進入干訓班學習,經過三個月的培訓,周樹被分配到根河林業局森調隊。1956年,他作為甘河林區的第一批開拓者,來到了甘河,從此,和甘河結下了一生不了情……
      1957年春節,返鄉探親的周樹被好心的鄰居大嬸叫了過去,說要給他介紹對象,周樹心里雖然有些不情愿,但礙于情面,尋思先見面看看再說。沒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一見面時,他夢中的姑娘來了,此刻,愛情的火花點燃了兩顆年輕的心。
      沒有奢華的婚禮,沒有潔白的婚紗,有的只是兩顆相愛的心……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周樹和徐鳳芹相濡以沫走過50多年,直到三年前老伴去世。
      三
      1958年8月的一天,時任甘河林業局組織部長的李志堅找周樹談話,明確提拔周樹任甘河林業局黨委宣傳部副科級理論教員。談完話后,周樹的心里忐忑不安。當他敲開森調隊支部書記呂海滿的辦公室后,把他內心的擔憂和呂書記和盤托出。呂書記明確告訴他,組織的信任是對你的充分肯定,一定要去,一定要干好。但現在不行,你這個業務尖子要把今年的秋季調查任務完成,我才能放你走。
      這年的11月,周樹調任甘河林業局黨委宣傳部理論教員。之后,周樹又拿出拼命三郎的工作精神,學習理論知識,很快成為宣傳戰線的業務骨干。
      在宣傳戰線的十多年里,周樹經常去周邊局講課。業務知識、理論水平得到了質的提升。
      四
      1976年,甘河林業局直屬隊改建為甘東林場。但林場一把手人選,成了難題,究竟用誰合適?經過一段時間的篩選,周樹走進了林業局領導的視線。森調隊隊長、宣傳部理論教員,無論是業務水平還是理論水平,都是一流的,周樹是甘東林場一把手的不二人選。
      就這樣,周樹走馬上任了。
      那時的甘東林場,是怎么樣的一個景象??!破爛不堪的辦公室、十幾輛基本發動不了的破解放、八臺拖拉機……
      半個多月的時間里,周樹領著兩個技術員跑工隊、去山場,把甘東林場的家底摸得清清楚楚。
      這一天上午,甘東林場的會議室里人聲鼎沸。大火爐燒得正旺,“雖然我們林場剛建,機械設備老舊,但我們的干部職工都是好樣的,不比任何林場差,只要我們堅定信心,就一定能完成今年的生產任務……”周樹發表了他的任職宣言。
      第二天,周樹就一頭扎進了小修廠,零配件買不著就自己加工,加工不了的就到供應科或兄弟林場借,憑著他的熱情和努力,1976年冬采冬運前,甘東林場所有設備全部檢修完成。
      這一年冬天,周樹基本上吃住在工隊,為冬運生產的順利開展,帶了一個好頭。
      記得1977年4月初,冬運生產即將結束時,主伐二隊的生產任務還差8000多立方米,這可讓周樹著了急。周樹把行李卷往二隊的鋪上一扔,告訴隊長李德國:“現在我不是什么林場書記、主任,我是你的副手,怎么樣?能不能完成這次任務?”李隊長瞧出周樹的血性來,酒杯一碰說:“不完成生產任務,我一頭撞死。”
      生產最緊張的一天,甘東主伐二隊三個楞場全面開花,拉走了60多輛大掛,1300多立方米原條。
      當生產大會戰結束時,甘東林場生產木材6萬多立方米,順利完成全年的生產任務。
      近兩個月沒回家的周樹,這一天回家后倒頭就睡,足足睡了一天一夜。
      當他醒來時,老伴和兒女們責怪他說:“干工作,誰像你這樣拼命呀。”
      這之后的許多年來,周樹出任了多個單位的書記、主任,一直到1995年在甘東林場書記崗位上光榮退休,結束了他40多年的工作生涯。
      2014年的一天,周樹老人鄭重地告訴剛剛參加工作的外孫,你是林三代,我是林一代。當年我們為了支援國家建設,砍了很多樹?,F在,國家的林業政策變了,你們變成了護樹人,你們一定要把生態環境保護好,守護好這片綠色林海。
      每每日落的黃昏,周樹老人總是習慣性地凝望著遠山,一望就是很久很久……

上一篇:巴爾虎與蒙古之源(三)

下一篇:返回列表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