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綠網 新華社現場云 林海日報 新聞學習 綠網客戶端 綠網微博 綠網微信
        孛.蒙赫達賚
       呼倫貝爾在蒙古族的起源和興起方面占有極其特殊的地位,這里不僅是蒙古人的祖先走出森林的出發地和進入草原的第一站,還是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各部時發生的幾次重大戰役的見證地和重要的后方基地。因此,將呼倫貝爾稱為“蒙古之源”或“蒙古圣地”,并不是攀高結貴式的一廂情愿,這種評價是恰如其分和有歷史依據的。
       呼倫貝爾為什么在蒙古族的發展史上占有這么重要的地位,不僅因為這里有許多與蒙古族祖先有關的遺跡,同時還因為這里曾是成吉思汗訂親和迎親的地方。我們先不講早期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各部時在呼倫貝爾發生的一些著名戰事,如“十三翼之戰”“特尼河之戰”“闊亦田之戰”等等,先說一下“成吉思汗訂親和迎親”這兩件對成吉思汗個人生活影響最大的事情。
      成吉思汗9歲的時候隨父親也速該巴特爾來呼倫貝爾訂親,即位于烏爾遜河附近的弘吉剌部求親。弘吉剌部以出美女聞名于蒙古高原,成吉思汗的母親訶額倫就來自于居住在呼倫貝爾的弘吉剌部,成吉思汗的正妻孛爾帖也出自弘吉剌部。所以說對成吉思汗的一生產生過重大影響的兩個女人均出自呼倫貝爾。
      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巴特爾在訂親回來的路上在貝爾湖附近遇到了塔塔兒人正在舉行宴會,也速該巴特爾便加入了宴會。說到這兒可能有人要問了,也速該巴特爾的部落不是與塔塔兒部是世仇嗎?那么他為什么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非要參加這個“鴻門宴”呢?其實,這和草原上的風俗有關,草原上的規矩是當舉行宴會的時候所有路過的人都有權參加,主人不得拒絕或表示不高興;而所有路過的人不參加這個宴會,同樣就會被視為是無禮,傳出去就會壞了名聲。也速該巴特爾是蒙古部的首領,是草原上的一大名人,是把聲譽看得比生命還重要的人物,遇到這種場合當然不會靠邊溜走。
      也速該巴特爾遵守的這個規矩,就是游牧人都要遵守的草原上的習慣。成吉思汗后來制定的《大扎撒》中,同樣有這樣的內容并以法律的形式加以確定。如成吉思汗的《大扎撒》第十二條中有“他不許他的百姓在別人在場時,不邀請別人吃飯而自己吃飯”;第十三條中又規定:“一個人可以不經允許就與別人一起吃飯,別人不得拒絕他加入。”
      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巴特爾是草原上的英雄,盡管他帶領蒙古部曾俘獲過塔塔兒人的頭領鐵木真,并把這個名字給了成吉思汗,但現在他卻是義無反顧勇敢地赴宴了。塔塔兒人能有仇不報嗎?他們采取了一個比較文明又陰險的方法——在酒里放毒。成吉思汗的父親也速該巴特爾就這樣被塔塔兒人毒害了,回到家里不久便死去了。成吉思汗因此也結束了在岳父家的生活,與母親訶額倫和眾兄弟一起開始了苦難的生活。蒙古部與塔塔兒兩個部落之間的仇恨,也因此加深了。
      蒙古部與塔塔兒人之間的仇恨還有一個原因是成吉思汗的三世祖俺巴孩汗,他欲與塔塔兒人和好到塔塔兒部去說親,塔塔兒人卻乘機報復將俺巴孩汗送給金國,被金國釘在木驢上殘酷地殺害。俺巴孩汗臨死前發下血誓:“我的子孫哪怕磨斷十指,也要為我報仇!”還說過:“我作為一國之君親自去說親,最后落下這么個下場。”
      從那時起,蒙古人就立下了父親不送姑娘出嫁,要男方前去迎娶的規矩。新巴爾虎右旗立有一個刻有“迎親草原”的石碑,就是紀念成吉思汗迎親這件事。
      正因為呼倫貝爾是成吉思汗訂親和迎親的地方,也是讓成吉思汗失去父親的地方,所以呼倫貝爾給成吉思汗留下刻骨銘心的記憶。
      呼倫貝爾是“蒙古之源”的源頭,在呼倫貝爾有沒有值得一提的考古發現或古人類遺址呢?通過新聞報道我們了解到,當年的蒙兀室韋人在今天的額爾古納市奇乾留下了古人類穴居遺址,激流河邊的黃火地也發現有蒙兀室韋人留下的祭祀或墓地遺址。
      蒙古人“化鐵出山”之后,大體路線是逆額爾古納河及根河、哈布爾河等支流走出森林地帶,最先到達黑山頭、陳巴爾虎旗的斯格爾吉草原一帶。后來渡騰吉思海(呼倫湖),再沿克魯倫河到達以肯特山為中心的“三河”之源。西遷的各部落遇到呼倫湖時分成了幾支:一部分越過呼倫湖逆克魯倫河繼續西遷,到肯特山一帶;還有一部分人向南,沿海拉爾河兩岸狩獵和放牧,他們在海拉爾河居住過一段時間并留下了生活過的痕跡。
      額爾古納河至呼倫湖一帶是蒙古族的發祥地,13世紀初崛起的蒙古族就是唐代“蒙兀室韋”的后裔,這已是廣為學術界承認的共識。關于蒙古族的先祖蒙兀室韋,《舊唐書·室韋傳》記載:“大室韋部落,其部落傍望建河居。其河源出突厥東北界俱輪泊,屈曲東流,經西室韋界,又東經大室韋界,又東經蒙兀室韋之北。”
      望建河即唐代對額爾古納河的稱謂,俱輪泊即今達賚湖。成書于14世紀的《史集》把這里稱為“額爾古涅·昆”,這里曾是蒙古族形成、發展的搖籃。1985年以來,呼倫貝爾地區的文物考古學家,發現了今人吃驚的室韋遺址和墓葬,這就為解開蒙兀室韋的歷史謎團露出了一線光明。陳巴爾虎旗西烏珠爾室韋墓群,就是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一片古墓葬。
      西烏珠爾位于呼倫湖東北65公里,墓群在海拉爾河北岸一條長約2公里的活動沙丘中,北距額爾古納河35公里。由于河水沖刷、沙丘移動,逐漸暴露出深埋于地下的古墓。這片墓群的葬具,使用的是獨具特色的獨木棺,它是用圓木挖成的。這種葬俗是森林民族所特有的,而蒙兀室韋正是從森林里走出來的民族,他們利用賴以生存的木材,把中間鑿空作為葬具。傳說成吉思汗西征時隨身帶著一口棺材,這口棺材用整塊橡木挖成,里面鑲著金箔,外套三道金圈?!恫菽咀印穼⒂眠@種葬具埋葬之制,稱為“歷代送終之禮”,并說“元朝官里,用枕木二片,鑿空其中,類人形大小,合為棺,置遺體其中,加髹漆畢,則以黃金為圈,三圈乃定,送至其直北園寢之地深埋之。由西烏珠爾獨木棺墓群的葬具看,反映的正是蒙兀室韋的葬俗。蒙古人用整段圓木鑿成的獨木棺下葬深埋,這是沿用了古老的葬俗。
      根據西烏珠爾室韋古墓群出土的陶片分析,其年代上限不應早于隋唐,下限不應晚于金代初年。據考古資料證明,這一時期在這一帶的活動居民,正是蒙古人的先人蒙兀室韋人。這種墓葬形式,與額爾古納河北岸著名的“達不孫文化”有密切的關系,兩者葬具都采用單片形式的獨木棺,并隨葬小口陶壺等,無疑屬于同一種文化。
      蒙古民族先祖從額爾古納河上游大興安嶺原始林區遷出,南下到額爾古納河北岸的草原森林地區,形成著名的“達布孫文化”。據研究,陳巴爾虎旗西烏珠爾蒙兀室韋墓葬和海拉爾區謝爾塔拉室韋墓葬已具備“達布孫文化”的諸多特征。那么“達布孫文化”具體指的是什么?它有哪些特征呢?大家知道在蒙兀室韋人出山之前,呼倫貝爾還生活過鮮卑人。他們的墓葬與蒙兀室韋人又有什么區別呢?
      上世紀80年代末,俄羅斯考古學家在中俄界河額爾古納河對岸發現了與蒙古族族源相關的墓葬,被稱為“達布孫文化”。這些墓葬死者的頭部朝向西北,安葬在獨木棺里。獨木棺就是把整根圓木一劈兩半,中間鑿空制成的葬具。“達布孫文化”不晚于公元9世紀,西烏珠爾蒙兀室韋墓葬年代稍晚,不早于公元10世紀。因為在古代,從貝加爾湖到黑龍江上游額爾古納河一帶是蒙古族的先民繁衍生息之地,額爾古納河也不能阻擋他們自由往來,額爾古納河成為中俄界河是在中俄簽訂《尼布楚條約》以后的事情,因此在中俄界河額爾古納河對岸發現與呼倫貝爾境內一致的“達布孫文化”也就不足為奇了。
      在呼倫貝爾還發現過很多鮮卑人的墓葬,鮮卑人的墓葬一般是用樺皮棺,室韋人的墓葬一般是用獨木棺。鮮卑人和室韋人有共同的族源,鮮卑人“南遷大澤”時曾在呼倫貝爾居住過很長時間,有200多年,他們進入漠北草原后,留在這里沒有西遷的十余萬匈奴人加入到鮮卑人的行列,以后形成的“拓拔鮮卑”,就是“鮮卑父匈奴母”的后代。再后來他們入主中原建立北魏王朝后,就不太愿意讓繼續留在山里的同族叫鮮卑人了,所以史書上才把留在山里的鮮卑人的同族稱為“室韋人”。
       作者簡介:孛.蒙赫達賚,蒙古族,呼倫貝爾學院教授,呼倫貝爾民族團結進步研究中心主任。

上一篇:校服:“穿”與“不穿”之爭從上世紀60年代持續至今

下一篇:返回列表

极速快乐十分开奖结果